安心服务
7×24小时预约热线
13828766799

关于我们

香港安心健康服务有限公司Hong Kong Anxin Health service co., LTD创立目的是为大陆孕妇在健康的各个范畴上提供最全面妥善的健康服务 [更多>>]

首页 > 安心服务 > HPV相关

当备孕遇上HPV,怎么办?

更新时间:2018-10-23 09:25:29点击次数:1234次
当备孕遇上HPV,怎么办?

随着HPV疫苗的上市,HPV与宫颈癌几乎要被说烂了,但是大家对HPV还存在许多问题,比如:感染了HPV还可以怀孕吗?HPV阳性是不是就会发展成宫颈癌啊?我现在HPV阳性,能不能接种疫苗?我在接种HPV疫苗期间意外怀孕,孩子可以要么?……今天为大家解答HPV和怀孕、备孕相关的问题!

HPV

70%~80%的女性一生中至少感染过一次
人乳头瘤病毒(HPV)是一种双链环状DNA病毒,能引起人体皮肤黏膜的鳞状上皮增值。迄今已确认100多种HPV基因型,其中有40多种与人类生殖道感染相关,不同的型别引起不同的临床表现。
当前我国女性的HPV感染率约为16.8%,有70%~80%的女性一生中至少感染过一次HPV,而大部分的HPV感染都是暂时性的,会在一定时间内自行消退,感染的平均持续时间为8~12个月,故绝大多数生殖道HPV感染是一过性的且无临床症状。约90%的HPV感染在2年内消退,低危型HPV需要5~6个月,高危型HPV需要8~24个月,极少数发生下生殖道尖锐湿疣,鳞状上皮内病变和癌等。

感染途径

性接触传播:是HPV感染的首要感染途径。
密切接触:主要是皮肤接触,包括但不限于会阴部皮肤接触,例如口对口亲吻、拥抱、握手等。
间接接触传播:主要是指通过接触感染者的衣物、生活用品、用具等。
医源性感染:医务人员造成自身感染或通过医务人员传给患者。
母婴传播:是由婴儿通过产妇产道的密切接触传播。
注意——任何女性均有可能通过非性接触方式接触到HPV病毒。
老老实实待着,也可能会感染HPV……

HPV感染影响怀孕吗?

基本不影响
首先,HPV感染是一个自然转阴率很高的病毒感染,约90%的HPV感染在2年内消退。
其次,针对HPV感染的抗病毒药物基本上的是欠缺,或者说并没有特效治疗药物。
再者,从HPV感染的危害来讲,HPV感染对母亲的危害是可引起宫颈病变等;对于胎儿的危害,则容易造成胎儿宫内感染,最常见的临床表现是皮肤疣和喉乳头瘤等,不会造成致命影响,并且新生儿感染HPV大多数在数月至一年内自动消除。

不建议备孕人员注射疫苗
高过敏性体质的女性、已怀孕的女性,都是不适合去注射的。正在备孕或者已经怀孕的可以考虑生完宝宝再去接种。如果在注射后发现怀孕,应当等生产完以后,再按规定接种疫苗。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疫苗对胚胎发育有影响,但业界普遍认为:生完孩子后补种为宜。上市的疫苗中也明确写出:怀孕以后不打该疫苗。

接种HPV疫苗后多久可以备孕?
接种疫苗需要打三针,打完一个月之后,就可以立即备孕了。

确诊HPV阳性的备孕患者,如何选择?
■是否合并下生殖道其他感染:如细菌性阴道病,外阴阴道假丝酵母菌病(VVC)等。如果有合并感染,建议治疗合并感染后再妊娠。
■有无肉眼可见的尖锐湿疣:因为尖锐湿疣在妊娠期会随着胎盘分泌雌激素的增加,生长速度比较快,所以妊娠前若发现尖锐湿疣最好是先处理以后再妊娠。
■16、18型感染,需要做阴道镜检查确定是否有宫颈上皮内瘤变;其他高危型HPV感染,需要做TCT。
■ASCUS(意义不明的非典型鳞状细胞)或者是更严重的情况,需要做阴道镜检查
阴道镜检查结果:
HSIL(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需要做宫颈锥切切除病变组织再生育。
LSIL(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则要看阴道镜之前的细胞学结果,只要不是ASC-H或者HSIL或者是更严重的病变,一般是观察2年,建议12个月时进行TCT和HPV联合筛查,这期间是可以怀孕、生育的。
仅仅是炎症或者是看到挖空细胞,不影响怀孕、生育。

HPV感染对胎儿有影响吗
能否自己分娩?
HPV感染不会影响胎儿的生长发育,也不会致畸。研究表明,生殖道HPV感染并不会增加不良妊娠结局的产生、终止妊娠及流产率、胎膜早破、早产、胎儿生长受限、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产后出血、产褥感染的等的发生率。
HPV感染孕妇选择分娩方式对新生儿的影响并无明显意义,阴道分娩者羊水感染率、脐静脉血感染率、胎婴儿感染及胎盘病理检查阳性率等与剖宫产组无明显差异。

总结
HPV感染常见的病毒感染,可通过皮肤-皮肤直接或间接接触传播,绝大多数可自我清除。
有些低危型病毒可以引起尖锐湿疣,需要正规治疗后再生育。
高危型HPV病毒感染尤其是16、18型感染如果持续存在,应该及时检查、治疗。
没有引起病变的HPV感染不会影响生育,不会影响胎儿发育,也可以顺产。
不建议备孕人员注射疫苗

参考文献:
[1] 单玮, 张涛, 张铁军,等. 我国女性人乳头瘤病毒(HPV)感染的流行病学现状[J].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7, 21(1):89-93.
[2] 周莉, 张帝开. 持续性人乳头瘤病毒感染与宫颈癌的研究进展[C],2010中华女性生殖道感染峰会白云会. 2010.
[3] 华平,蔡健,胡志敏,王世凤.宫颈LSIL的形态学特征及临床意义[J].西部医学,2016,28(05):713-717.
[4] Sinal S H, Woods C R.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s of the genital and respiratory tracts in young children[J]. Seminars in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s, 2005, 16(4):306.
[5] Bandyopadhyay S,Sen S,Majumdar L,et al.Human papillom virus infection among indian mothers and the irinfants [J].Asian Pac J Cancer Prey,2003,4(3):179-184
[6] Arena S, Marconi M, Ubertosi M, et al. HPV and pregnancy: diagnostic methods, transmission and evolution.[J]. Minerva Ginecologica, 2002, 54(3):225.